2003年4月28日 星期一

利奧與我

今天是利奧的生日,但他已去世,在三年前的今天,利奧活過一星期左右就去了,但他的出現不知改變了多少人呢?最少,他改變了我。

利奧不是人、也不是動物,他卻是大自然中最威猛的角色--熱帶氣旋(颱風)。

1999年是一個特別的年頭,一共有五個熱帶氣旋直趨香港,所以這年好像喚起或是加深了很多人對氣象的興趣,我是其中一個;還有互聯網這一個工具的幫助下,從前各自追風的人,從那一年開始聚首在互聯網的一個區域當中,他們先從這虛擬的世界中,經過這一種興趣結識,其後逐漸了解,聚會後有見面的機會,就從僅為虛擬面上的聯繫成為現實世界上實實在在的朋友,甚至好朋友。即是有未見過面的,但長期的對話間早已把大家的心拉近,彼此已組織成一個團體,這不單是一個氣象興趣的組織,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人際社區。

雖然我在98年末已開始上網,但那時已是冬天,所以我還未開始在網上留意天氣變化,直至利奧襲港,大約是99年5月1、2日的時候,我就第一次從網上追風(即留意颱風動向),並偶爾找到一班也是愛風之人的,就在一個名為「香港氣象局」的網中,一個名為「熱帶氣旋自由講」的討論區內大談利奧動向。早在我十歲小時,由於平時沒什麼做,所以我已有留意打風的事,這不單是希望有額外假期,而是覺得打風時的氣氛很吸引,這氣氛有兩方面,第一是街外橫風橫雨的震撼,第二是由傳媒而來的一份緊張,例如收音機的風暴消息,颱風定位熱線的繁忙;我本身也佷想親身感受這份緊張感,但當時我隨了記錄定位、畫路徑圖外還有什麼做?除非我是天文台的職員,不然真的很難真正因打風而繁忙和緊張,不過這份刺激我已經可在今時今日親身體驗。

99年利奧襲港以致懸掛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我也想做個繁忙和緊張的追風人,所以我當時在新聞組(newsgroup)中發表了不少利奧的消息,可惜那裡的人沒有給予什麼回應,或只是問有沒有假放,這使我感到十分沒趣。直到當晚,我找到「熱帶氣旋自由講」這討論區,遇到一班同道中人,這可真使我十分興奮。因此,我開始在討論區討論利奧的消息,也收到相當的回應,而且從中學到很多很多東西。見到別人那麼厲害(對氣象的認識),這更激發我的雄心,而從中學習自已分析的技巧。就那天開始,我不再只聽天文台所發出的消息,而開始利用互聯網這寶貴的工具自行搜集資料,進行分析並和人討論,又加上自已成立的網站,貴人(當然是香港氣象局的網主們)賞識,氣象這興趣更是和我的人生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今天,每當打風落雨的日子,我雖不是天文台內的工作者,但我已和他們一樣繁忙,那份如臨大敵的刺激感和氣氛,我已能充份感受到。更甚的是,這是我的興趣,不是我的職業,因此我寫起報告(公開對外的民製颱風報告)來可有很大空間,也學到很多深入的知識。不過即使是業餘活動,當辦起事來已有一份強烈的責任感存在,叫我不可做得馬夫;而當聽見別人的回饋和讚賞時,那份滿足感更是不能言喻。

承開始時所說,自利奧那天起,氣象迷間在網中相聚,組織,以至今天成為一團體社區,我自己能親身見証這個過程,投入其發展的任務,這應當算是氣象給我的最大價值和禮物。還能有幸結識一班可以交心的好友,給我這生至今莫大的改變,這也可算是一種緣份,十分奇妙。

1999年的颱風利奧自南海以來,吹襲本港,
不知喚起了多少人對氣象的興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網誌封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