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2月30日 星期日

見証奇蹟

大家相不相信這世上是有奇蹟的呢?又有沒有經歷過?奇蹟總會在我們身邊發生,而且是很突然,很迅速的,但我們可能不敢去認定這是一個奇蹟,甚至會強行用其他解釋去合理它。在2001的寒冬中,12月27日,奇蹟在這一日發生,這件事震撼了氣象界,有人質疑,有人逃避,有人討論,亦有人相信--颱風會吹襲極近赤道的新加坡嗎?

氣象學上討論熱帶氣旋(即俗稱的颱風)生成的原因,其中一個基本因素是必須要有足夠的科氏力(因地球自轉產生的空氣偏轉效應),而由於科氏力在赤道附近十分微弱,熱帶氣旋很難在南北緯5度以內生成,而能在南北緯3度生成的例子雖有,但已被列為罕見;因此,位於北緯1.2度的新加坡是沒有設立熱帶氣旋警告機制的。12月25日,一個微弱的擾動在新加坡以東百餘公里的海上出現,但它只有美國的聯合颱風警報中心(JTWC)留意到。12月27日早上8時,這個已經生存兩日但毫無增強跡象的擾動竟突然被JTWC定性為熱帶風暴,更神奇的是,它當時的定位是北緯1.5度,東經105.2度。在這個消息發出之時,其他專業機構包括台灣中央氣象局及日本氣象廳仍是完全沒有提及到這個擾動的存在,而我們香港的追風者則開始議論,但仍是十分質疑JTWC行動的可信性。

同日下午2時,一連串更震撼的消息,被真實的船舶及地方觀察資料所証實。JTWC第二份熱帶氣旋報告作出了一個完全戲劇性的行為--把那奇蹟的熱帶風暴升格為颱風,中心風力130公里。報告中報導了在颱風中心附近的兩隻船分別錄得130公里風力及190公里陣風,而且在衛星影像中,已見到風眼結構;這些証據代表了這個奇蹟風暴已俱有相當強度,是無可置疑的...兩個專業機構-台灣中央氣象局及日本氣象廳也同步把這風暴定為熱帶風暴了,給名--畫眉,對於這兩個作風穩健的機構來說,把一個完全沒有提及過的低壓區突然稱為熱帶風暴,並給予命名,就仿如是無中生有,宇宙誕生般的神奇和荒誕,但卻又是事實。



荒誕的事並未完結,因為這股颱風..或只是熱帶風暴也好,竟直撲新加坡--這個未有想過可以被熱帶氣旋探訪的地方,一向天氣都沉悶少變的新加坡,一日間即風雲色變,狂風暴雨,但從未見個及應對個熱帶氣旋的這個福地,總不願意去應對這個奇蹟,也不希望去解釋它,所以新加坡傳媒是說:「我們受到季候風影響,天氣惡劣」。新加坡的官方網站早就被外國訪客(包括香港的風友們)塞滿,但新加坡人卻還是被蒙在鼓中,不知風暴逼近,如常活動。外國的氣象朋友都密切看著新加坡當地的氣象觀測和新聞發報,但似乎未見暴風的風速,也未有重災的報告,倒見網頁一角原來也列出了這個風暴的少量資料;但這一角,新加坡的居民始終未有留意得到,他們仍是深信傳媒所言:被季候風影響。

晚上八時許,畫眉在新加坡以北約50公里登陸及掠過,並快速減弱;奇蹟乍現,有如曇花。畫眉的迅速增強,近赤道而生,打破了不少紀錄。我們一些氣象朋友有閒談過在赤道附近出現颱風,影響新加坡的可能性,都被視為是一個無聊假設,今日,無聊的假設變作事實,我們訝異天氣是多麼奇妙,多麼難測。一個奇蹟証明這個大自然的規律是遠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所謂規律,根本沒有一條定律可以絕對概括。而當親身面對奇蹟時,總會有一些自大而怕事的人仍堅持自己的法則及定律,不肯相信和應對,且繼續用自己的解釋去使奇蹟合理化...幸運地,在局外清醒的人,仍能客觀分析和面對事件,可是局外人總是難以把局內人抽離一個局中,這可是要局中人謙卑變通才可。

期待奇蹟,但奇蹟出現後卻害怕或否認。最怕固執堅持的人,那些人鎖緊了自己,叫自己錯過了一些可能是神奇的美事,而繼續空等他們所期待的奇蹟,還有繼續去犯同樣的過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