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2月30日 星期日

見証奇蹟

大家相不相信這世上是有奇蹟的呢?又有沒有經歷過?奇蹟總會在我們身邊發生,而且是很突然,很迅速的,但我們可能不敢去認定這是一個奇蹟,甚至會強行用其他解釋去合理它。在2001的寒冬中,12月27日,奇蹟在這一日發生,這件事震撼了氣象界,有人質疑,有人逃避,有人討論,亦有人相信--颱風會吹襲極近赤道的新加坡嗎?

氣象學上討論熱帶氣旋(即俗稱的颱風)生成的原因,其中一個基本因素是必須要有足夠的科氏力(因地球自轉產生的空氣偏轉效應),而由於科氏力在赤道附近十分微弱,熱帶氣旋很難在南北緯5度以內生成,而能在南北緯3度生成的例子雖有,但已被列為罕見;因此,位於北緯1.2度的新加坡是沒有設立熱帶氣旋警告機制的。12月25日,一個微弱的擾動在新加坡以東百餘公里的海上出現,但它只有美國的聯合颱風警報中心(JTWC)留意到。12月27日早上8時,這個已經生存兩日但毫無增強跡象的擾動竟突然被JTWC定性為熱帶風暴,更神奇的是,它當時的定位是北緯1.5度,東經105.2度。在這個消息發出之時,其他專業機構包括台灣中央氣象局及日本氣象廳仍是完全沒有提及到這個擾動的存在,而我們香港的追風者則開始議論,但仍是十分質疑JTWC行動的可信性。

同日下午2時,一連串更震撼的消息,被真實的船舶及地方觀察資料所証實。JTWC第二份熱帶氣旋報告作出了一個完全戲劇性的行為--把那奇蹟的熱帶風暴升格為颱風,中心風力130公里。報告中報導了在颱風中心附近的兩隻船分別錄得130公里風力及190公里陣風,而且在衛星影像中,已見到風眼結構;這些証據代表了這個奇蹟風暴已俱有相當強度,是無可置疑的...兩個專業機構-台灣中央氣象局及日本氣象廳也同步把這風暴定為熱帶風暴了,給名--畫眉,對於這兩個作風穩健的機構來說,把一個完全沒有提及過的低壓區突然稱為熱帶風暴,並給予命名,就仿如是無中生有,宇宙誕生般的神奇和荒誕,但卻又是事實。



荒誕的事並未完結,因為這股颱風..或只是熱帶風暴也好,竟直撲新加坡--這個未有想過可以被熱帶氣旋探訪的地方,一向天氣都沉悶少變的新加坡,一日間即風雲色變,狂風暴雨,但從未見個及應對個熱帶氣旋的這個福地,總不願意去應對這個奇蹟,也不希望去解釋它,所以新加坡傳媒是說:「我們受到季候風影響,天氣惡劣」。新加坡的官方網站早就被外國訪客(包括香港的風友們)塞滿,但新加坡人卻還是被蒙在鼓中,不知風暴逼近,如常活動。外國的氣象朋友都密切看著新加坡當地的氣象觀測和新聞發報,但似乎未見暴風的風速,也未有重災的報告,倒見網頁一角原來也列出了這個風暴的少量資料;但這一角,新加坡的居民始終未有留意得到,他們仍是深信傳媒所言:被季候風影響。

晚上八時許,畫眉在新加坡以北約50公里登陸及掠過,並快速減弱;奇蹟乍現,有如曇花。畫眉的迅速增強,近赤道而生,打破了不少紀錄。我們一些氣象朋友有閒談過在赤道附近出現颱風,影響新加坡的可能性,都被視為是一個無聊假設,今日,無聊的假設變作事實,我們訝異天氣是多麼奇妙,多麼難測。一個奇蹟証明這個大自然的規律是遠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所謂規律,根本沒有一條定律可以絕對概括。而當親身面對奇蹟時,總會有一些自大而怕事的人仍堅持自己的法則及定律,不肯相信和應對,且繼續用自己的解釋去使奇蹟合理化...幸運地,在局外清醒的人,仍能客觀分析和面對事件,可是局外人總是難以把局內人抽離一個局中,這可是要局中人謙卑變通才可。

期待奇蹟,但奇蹟出現後卻害怕或否認。最怕固執堅持的人,那些人鎖緊了自己,叫自己錯過了一些可能是神奇的美事,而繼續空等他們所期待的奇蹟,還有繼續去犯同樣的過錯。

2001年12月22日 星期六

不安平安夜

作者:白龍

2001年12月22日,平安夜前兩天,冬至之日,關島正處於極度不安的戒備狀態,如臨大敵。



南海,台灣,東海,太平洋...被一片薄薄羽毛般的雲層覆蓋著,那是由洋面低溫所引致的低雲,其中又以日本以南那些粒粒狀雲層最為明顯,整個海面都充滿淒蒼冷清的冬日氣氛。

華中,一束橫過的雲,是噴射氣流雲,由高空強勁西風所刻畫的雲絲,象徵冷空氣的強盛和橫行。

颱風,是掌管熱的神,它取盡海上熱力,發展自己,成為大洋上的霸者,但在這幅圖上,這一個颱風,在圖中右下角一團亮麗結實,雪白渾圓,由螺線組成充滿力量的巨大旋渦,中間張開一隻獨眼觀看著這冬日,冷而乾的世界...沒有其他同伴、沒有其他對手,似乎是一個孤獨的強者,在冰天雪地中浪蕩著。

這位勇者,或被人視為怪獸的,名叫法茜。

這天,法茜是一個超級颱風,中心風力每小時達280公里。

或許大家不能想像是多強,大家應該聽過溫黛,或者是約克,兩個為本港帶來十號風球的颱風,或者問問你長輩,溫黛有多恐怖?

1962年颱風溫黛,香港天文台對她的強度描述如下:
「當溫黛的風眼經過香港時,氣壓急跌,在1962年9月1日創下了歷來的最低紀錄953.2百帕斯卡。在溫黛襲港期間,維多利亞港的每小時平均風速達133公里,最高陣風紀錄是每小時259公里,而大老山的陣風更高達每小時284公里,這都是歷來的紀錄。 」

法茜有多強?

法茜比溫黛強一倍有多,就是說,那個大老山的歷史陣風,才等如法茜的平均持續風力。

2001年12月22日,法茜對關島構成直接吹襲的威脅,那時關島所面對的,是將會有一個不安的平安夜。

結果...幸好打不正,逃過大難。

趣事一則,是關島當地的氣象部門 - 聯合颱風警報中心(JTWC),當時一名預報員,可謂老將,正好在那時退休。對於一個氣象預報員來說,猛烈風暴的直面迎擊是一件值得興奮的事,所以這個法茜可算他的退休禮物。大家都知,官方發出的警報必需依從格式(Format),但這位老將在他最後一份收山之作中就加入了不少的個人言語下去了,這點我是十分喜歡的,最精警的一段莫非如此:

「THE OBVIOUS QUESTION IS: HOW MUCH STRONGER CAN STY 31W BECOME?
.....PATTERN SUGGESTS THAT SOME ADDITIONAL STRENGTHENING IS STILL POSSIBLE AND 150 KT IS NOT UNREALISTIC. ....」

句子間充份溶入他對法茜的祈待和興奮,又或是緊張...這絕難在一份普通的官方警告中看見

「NOTE: AFTER 15 YEARS AND 7 MONTHS AND ISSUING OVER 1000 WARNINGS ON MORE THAN 170 TROPICAL CYCLONES AT JTWC GUAM AND PEARL HARBOR, THIS WILL BE MY LAST WARNING AS A RESERVE TYPHOON DUTY OFFICER.

A SPECIAL THANKS TO ALL OF THE USERS WHO HAVE ENDURED MY LENGTHY PROG REASONINGS OVER THE YEARS.」

所以我說美國很愛幽默...倒沒錯的... 暗地自誇,又可說是感觸,又令人會心微笑。

....
冷清的寒冬中,被孤立但猛烈一個颱風,像是告訴我們世上怎樣也有個角落依舊存在著生氣。

2001年12月16日 星期日

31w的啟示

開學後一直忙著適應及面對其他環境上的改變,又加上風界仍是相當平靜的;本當之風季高峰--九月、十月,除了一些在西北太平洋上偷偷北上的熱帶氣旋外,並沒有什麼颱風對本港構成影響。就因此罷著罷著,竟停了三個月沒發電子報,小弟深感抱歉。

12月至今有兩股熱帶氣旋,剛剛平了平均值。31w在西北太平洋對開形成,所有之預報在初始時都估計它會向西快速移動及急速發展,但至今這31w卻原地打轉了三日,且強度仍僅熱帶低氣壓之級數。為什麼呢?聯合颱風警報中心最近持續給出了解釋--西風爆發,這個英文簡稱為WWB的新名詞(對我們來說),又觸發了小弟的一些調查。發覺這WWB原來正是信風逆流之赤道異常西風潮,它的生成並不等同夏季時我們所見的越赤氣流,而卻是可能由MJO及沃克環流之異常所致,而這WWB的最大啟示,正是它可能為一個觸發因素,使厄爾尼諾在這年末重新降臨。

究竟來年會不會是厄爾尼諾年呢?我們目前手頭上資料仍十分缺乏,因此仍不可單靠這次的西風爆發就能下定論;時間,將會為我們帶來結論,大家可當留意留意。

2001年9月6日 星期四

平靜的八月

八月份為盛夏季節,理應是風迷們寄予最大希望的一個月,不過今年的八月份還是顯得相當平靜,西北太平洋不算冷清,有達七個的熱帶氣旋出現過,當中有六個強度為熱帶風暴級以上,但就總是引不起風迷們的注意,這乃是因為多數的熱帶氣旋都生於海、死於海,以轉化為溫帶氣旋作命運終結。

由於這個八月是如此平淡,因此風界也是平靜的,沒有可作詳論的消息。秋天快近,回頭一看今年一月的蘇力衛星雲圖(台灣中央氣象局的色調強化衛星雲圖),覺得那是一幅十分淒淡孤清的相片,華北冷空氣籠罩下的淺綠色彩,南海及太平洋的淺藍晴空,惟留下菲律賓附近一團的雲帶,那是一個深冬的熱帶氣旋在孤獨漫遊,遊到海中心寂寂消亡;希望今年餘下的風季,在冷冬來臨前,太平洋上能有一些驚起帶給我們。(網主想體驗如寶絲般,和大陸高壓相互效應下詐涼還激的秋颱氣氛)

2001年8月14日 星期二

玉兔桃芝大爭論

近期較為值得討論的問題大致為玉兔及桃芝事件所掀起,一項民眾和政府對氣象部門專業的質疑問題。事件都是在7月尾,玉兔在香港以南掠過,使天文台懸掛了一個八號波;而桃芝則直襲台灣,並在花蓮登陸,其帶來之狂風暴雨對該省帶來嚴重的災害,死傷近百。

香港市民對天文台的控訴,是天文台掛了八號後,沒有烈風出現,天氣也不惡劣,導致他們白白沒有了一個工作天,經濟損失難以估計。而台灣方面則認為氣象局本來預測桃芝在台北登陸,但後來桃芝卻是在較南處的花蓮登陸,致使台北風雨不大,也是白放了一天假期,而指出氣象局對於路徑預報的錯誤是失責的。

台灣中央氣象局和香港天文台也可真同病相憐,大眾們對事件未了解清楚,實不知颱風路徑預報之困難。實在玉兔及桃芝的預報,當時世界多個氣象局包括英國、美國、日本、台灣、大陸和香港都相當一致,不見得是個別氣象台的嚴重失誤,而且最終路徑的誤差其實也是在於估計範圍內。颱風的構造是最惡劣的天氣僅出現於其中心附近窄狹區域內,即風眼牆;其影響範圍不超過方圓100公里,因此路徑出現絲毫異變,各地天氣隨即有天壤之別,高度的警覺性,是必須的,而香港天文台和台灣中央氣象局今次已成功做到居安思危,警戒市民的責任。

其實,事件亦引伸出多項潛在和討論已久的問題。香港方面,第一為熱帶氣旋警報系統的定義,至今仍以維港為標準,實在是一大問題,皆因維港兩傍高樓臨立,阻風嚴重,要維港吹強風時,其他地區已可能吹起烈風,維港吹烈風時,可能已是一颱風直趨香港了!

而今次而言,維港未吹烈風而掛起八號,給一般人的意識是未符合定義而掛錯波,故引來了一番責罵。另一方面,亦再次反映出香港市民對氣象知識的缺乏,還有防風警覺的薄弱。

而台灣,今次桃芝登陸時其實連強烈颱風的級數也不如,而台灣本身也未有普遍地出現颶風,而造成巨大傷亡的原凶,乃是暴雨。多數傷亡都是因山泥傾瀉,而引致的房屋倒塌等意外;那麼,基本上氣象局即使做足警告工夫,市民做好最好的防風措施,今次的傷亡也是難免的;因本身的問題在於房屋山坡失修,去水措施不良,這實實在在是政府方面的責任,照顧不了台灣山區居民的安全,各方面,不單是氣象局,實在也應當反省。

2001年7月3日 星期二

風界消息

不知是不是風友們這一年來的念力,致使我們祈待以久的果..風王榴槤最終都不負所托,成功影響香港,並使傳媒間作出報導(聽報導員和天文台科學主任讀"榴槤"報告)及廣大市民的注意。榴槤使香港天文台雖要懸掛三號強風信號,他亦給香港一個相當的打風感覺,這正是小弟久待兩年,相當懷念的一類型--就是在香港以南掠過,西面登陸的颱風,這類風,即使距離本港數百公里,香港也可橫風橫雨,風聲呼呼,而離岸及高地更是不時烈風;近一兩年,可能受拉利娜現象影響明顯吧?很多熱帶氣旋都多在本港以東登陸,如榴槤這種風真是絕跡兩年。

榴槤此役亦有一段插曲,小弟相熟的三位風友在7月1日時到石澳追風時,竟親身遇見水龍卷的出現,幸好他們都平安無事,且更幸運的是他們影到了水龍卷的真面目,目前這些相片可在友站香港颱風網中找到,而有關的記述亦可在友站颱風2000(香港)中看到。而此事亦有於蘋果日報中7月2日的報導。

一波未停、一波又起,榴槤未亡、尤特揚威。此句正是描述現今情況,西北太平洋上的尤特,目前脅以2000公里的系統直徑正挑戰風中之王泰培(Tip)[1979]的寶座,而且正對台灣、呂宋、中國東南部等地構成威脅,身為風迷的你,萬必看實本站,密切留意尤特動態!

本站兩週年誌慶

不經不覺間,本站已經兩歲大了,本站自1999年7月3日成立已來,至今的累積訪客數已超過二十多萬人,並預測可於今個風季突破三十萬大關,這都有賴各界風友及氣象迷的支持。

而本站的內容及主力--熱帶氣旋獨家警報的質素亦正不斷提高,希望能為大家帶來全面、快速及徹底的熱帶氣旋資訊;並在未來的日子,提高大家對氣象的興趣及知識,擴闊風友圈子,繼續為這氣象界帶來貢獻。

2001年6月24日 星期日

飛燕飛來開風季

風季的序幕終於在6月份的第3個星期由颱風飛燕展開,這隻小燕子,出世時也是不發一聲的(完全沒有數值預報能預測他的出現),叫人驚喜。飛燕一生快速飛馳(在低緯地區也可有平均時速30公里),牠先後對菲律賓、台灣及廣東東南部沿岸帶來大風大雨的天氣,而牠的燕子尾一擺,也間接為香港送贈一場大雨哩!香港天文台則先以酷熱天氣警告迎接飛燕的外圍悶熱,一號戒備信號防備其氣勢,最後以黃色暴雨警告回敬牠的燕子尾大雨。

如今飛燕返回北方,低緯地區仍是殺氣騰騰的有一團團低層環流中心在季風槽中醞釀著,加上南海的西南季風如此活躍,風迷會萬分祈待,史無前例而後無來者的果王..咳..風王榴槤看來即將現身。作為風迷的你,萬必密切留意,本站發出最新之熱帶擾動及熱帶氣旋報告,全面追擊!

2001年5月15日 星期二

雷達公開

4月中的熱門新聞為多普勒雷達上網公開的問題,由於這消息已頗為「過氣」,我們也不再談事件經過了,在此略為看看香港天文台目前所提供的「立體雷達影像」質素如何。風迷所給的成績似乎只是有好過無--Fail,小弟也甚感同意;經過一整月的試用,顯示80公里的半徑範圍實在作用太少,更新也太慢,要當暴雨移到極近時才察覺得到,那和看等雨量線圖似乎是無甚差異,而且圖樣以類似雲的白色物體厚度來表達雨量,我們真不知他是代表多少雨量,更糟的是,被初學者誤以為雷達是顯示雲量的一種工具。

綜合而言,這種雷達影像的「測試」版,仍然未能滿足我們所希望的要求,只有希望香港天文台真的能夠大方一點、公開一點,顧及民之所要,日後能把真正的雷達圖上網。

2001年3月21日 星期三

期待的春分

風界而言,現屬初春季節,當然難有甚麼大新聞好談;這3個月來,我們西北太平洋有早生的01w,在2月生成,而且其路徑也給風迷們一度帶來絲絲希望,當然,在不利環境下,01w還是難成大器,我們也不會怪罪於他。南半球方面,曾比較受注意的是一股不死般的氣旋,他在澳洲西北部的內陸及海上打滾,曾數度發展成熱帶氣旋或熱帶擾動,可謂不死鳥般,死而後生,生生不息哩。該股氣旋能在內陸維持其渦旋性的原因,終歸及因其高層長期受反氣旋的庇佑所致。

昨日,是春分大日子,除了代表日夜長短相等的一日外,其氣象上的重大意義乃表示太陽直射角進入北半球,這樣,太陽對北半球的加熱將更有效率,加速季風的建立。從數值預報的顯示,南海的季風將可能於3月尾爆發,這點都是作為風迷或氣象迷所祈待的,那麼我們就耐心看看吧!

2001年2月18日 星期日

見証新世紀風暴的誕生

二十一世紀第一個熱帶氣旋,經已於今日,2月18日誕生!位於菲律賓東南方海面的熱帶擾動,少見地在強大東北季風下孕育而成。

在昨晚,台灣氣象局及日本氣象廳已基本地把該擾動升格為『熱帶低氣壓』,直至今朝上午10時,權威聯合颱風警報中心正式把該擾動定性為一熱帶低氣壓,新世紀熱帶氣旋的誕生,正式得到確定。

這個熱帶氣旋,其實對本站也有一定的意義,因為這是本站在2001年大革新後的第一個熱帶氣旋(不計跨世紀的蘇力),在小弟的態力範圍下,本站將會對這新生命提供詳盡及深入的分析,並會比去年更見進步!

2001年1月1日 星期一

跨世紀的蘇力

新的一年,新的廿一世紀,本站在此先恭祝大家~新年進步,龍馬精神!今年西北太平洋風起雲湧!風季精彩!!

西北太平洋很不客氣地的送給我們一份禮物,他就是跨世紀熱帶氣旋蘇力(風友們喜歡稱他力蘇:p),這個熱帶氣旋能在12月最後的幾日生成,而且誇過新年,新世紀,不但罕見,更是難得。

這蘇力能在惡劣的環境中成為一股強烈熱帶風暴,也當真神奇;沒有人能預計,我們可以在元旦除夕去討論一個風暴的去向...

而且蘇力也沒有如當初預計地登陸菲律賓,也當是可喜可賀(菲律賓打風的話夠慘囉~等他們開開心心過新年吧)我們當真感謝西北太平洋送給我們風迷的一份新年禮物。

網誌封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