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2月22日 星期六

不安平安夜

作者:白龍

2001年12月22日,平安夜前兩天,冬至之日,關島正處於極度不安的戒備狀態,如臨大敵。



南海,台灣,東海,太平洋...被一片薄薄羽毛般的雲層覆蓋著,那是由洋面低溫所引致的低雲,其中又以日本以南那些粒粒狀雲層最為明顯,整個海面都充滿淒蒼冷清的冬日氣氛。

華中,一束橫過的雲,是噴射氣流雲,由高空強勁西風所刻畫的雲絲,象徵冷空氣的強盛和橫行。

颱風,是掌管熱的神,它取盡海上熱力,發展自己,成為大洋上的霸者,但在這幅圖上,這一個颱風,在圖中右下角一團亮麗結實,雪白渾圓,由螺線組成充滿力量的巨大旋渦,中間張開一隻獨眼觀看著這冬日,冷而乾的世界...沒有其他同伴、沒有其他對手,似乎是一個孤獨的強者,在冰天雪地中浪蕩著。

這位勇者,或被人視為怪獸的,名叫法茜。

這天,法茜是一個超級颱風,中心風力每小時達280公里。

或許大家不能想像是多強,大家應該聽過溫黛,或者是約克,兩個為本港帶來十號風球的颱風,或者問問你長輩,溫黛有多恐怖?

1962年颱風溫黛,香港天文台對她的強度描述如下:
「當溫黛的風眼經過香港時,氣壓急跌,在1962年9月1日創下了歷來的最低紀錄953.2百帕斯卡。在溫黛襲港期間,維多利亞港的每小時平均風速達133公里,最高陣風紀錄是每小時259公里,而大老山的陣風更高達每小時284公里,這都是歷來的紀錄。 」

法茜有多強?

法茜比溫黛強一倍有多,就是說,那個大老山的歷史陣風,才等如法茜的平均持續風力。

2001年12月22日,法茜對關島構成直接吹襲的威脅,那時關島所面對的,是將會有一個不安的平安夜。

結果...幸好打不正,逃過大難。

趣事一則,是關島當地的氣象部門 - 聯合颱風警報中心(JTWC),當時一名預報員,可謂老將,正好在那時退休。對於一個氣象預報員來說,猛烈風暴的直面迎擊是一件值得興奮的事,所以這個法茜可算他的退休禮物。大家都知,官方發出的警報必需依從格式(Format),但這位老將在他最後一份收山之作中就加入了不少的個人言語下去了,這點我是十分喜歡的,最精警的一段莫非如此:

「THE OBVIOUS QUESTION IS: HOW MUCH STRONGER CAN STY 31W BECOME?
.....PATTERN SUGGESTS THAT SOME ADDITIONAL STRENGTHENING IS STILL POSSIBLE AND 150 KT IS NOT UNREALISTIC. ....」

句子間充份溶入他對法茜的祈待和興奮,又或是緊張...這絕難在一份普通的官方警告中看見

「NOTE: AFTER 15 YEARS AND 7 MONTHS AND ISSUING OVER 1000 WARNINGS ON MORE THAN 170 TROPICAL CYCLONES AT JTWC GUAM AND PEARL HARBOR, THIS WILL BE MY LAST WARNING AS A RESERVE TYPHOON DUTY OFFICER.

A SPECIAL THANKS TO ALL OF THE USERS WHO HAVE ENDURED MY LENGTHY PROG REASONINGS OVER THE YEARS.」

所以我說美國很愛幽默...倒沒錯的... 暗地自誇,又可說是感觸,又令人會心微笑。

....
冷清的寒冬中,被孤立但猛烈一個颱風,像是告訴我們世上怎樣也有個角落依舊存在著生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