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4日 星期六

你將榮耀彰顯於天

神在那裡?我們要如何証明神的存在?

羅馬書1章20節這樣說:
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我們從大自然和月亮星宿的偉大和奇妙當中
可以讚嘆這是神奇妙的創造‥

作為一個天氣人,又親身經歷過神的愛,
就用體會和想像力去聯繫起來,
默想神如何把自己的榮耀和特性彰顯於天‥‥

白畫

白畫彰顯神剛強的一面
日光有如神的公義道理照耀著我們
陽光的火熱如同神的熱心溫暖我們,積極行事

當天空晴朗無雲時,
穹蒼之高是神的愛,神的位置,衪的神聖

什麼是天陰多雲時呢?

那好像是這個世代很多自高之事,
地上的水如人的意念升為水氣上升,就是自高,
可是未到穹蒼,這些自高之事卻受到大氣層的限制,
高處不勝寒,那些水氣化成了烏雲,
遮擋了晴空,我們也就看不到神的公義與熱情,
大地變涼,人都在陰天中愁悶了。

雲薄薄輕輕的,不太重也太大,
好像是人及早回轉,放低那自高之事,
人若願意放低自我,就得釋放,
微微的細雨正是天賜的甘露,潤澤了乾旱的大地。

但有時人心硬了,不懂悔改,
又為著自己的事而大發熱心,
那水氣就猛然上升,化為強烈對流,
這些自大,最終化為又大又黑的雷暴烏雲,
那狂風雷暴,本以為是神的懲罰,
其實卻是那對流所生的自然結果,
惡劣天氣 -- 有如人對自己的罪所承擔的後果

不過,惡劣的天氣還是會過去‥
即使雲再厚,雨再大,風再狂,
太陽,藍天,仍然長存,
正如神的公義,不會因人的罪而改變,
神的熱心,不會因人一再犯錯而冷卻,
神愛我們到底‥

黑夜

黑夜彰顯神溫柔的一面,滿有慈愛

天上的星宿,是神聊聊的細語,
北斗七星導引方向?
好像 是神以溫柔的一面‥
在生活的點點滴滴中提醒我們走正確的路‥

月亮若然代表你的心
那神把月亮陳設在黑夜的天上
也不就是當你孤獨而絕望地在黑夜中默想
明白原來神才是最了解你的那位嗎?

不過,城市的發展產生光害,
以致無論晴朗還是多雲的夜晚,
我們都再見不到滿天繁星的場面,
是人所作的光使人自己失去了引導,都迷失了。

當在多雲的晚上,城市的光在雲底反射,
天空都亮了,仿佛沒有了黑夜,
人就是這樣在自己的工作與自高之事當中,
勞勞碌碌,連本應安息的晚上都失去了‥

***
可能還有春夏秋冬‥
晚上的暴雨和日間的也有不同‥
霜雪霧降‥等等‥
過往都喜歡把這些與自己的感受連結起來
若然把這些改為和神的特性連結起來,又會如何呢?
那將會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景像,
這也許又是一個途徑讓自己更認識神
更深和更具體明白神是如何,人又是如何‥

詩歌:人算什麼

耶和華-我們的主!你的名,在地何美!
你將榮耀彰顯於天,將榮耀彰顥於天。

觀看你所造的天,所擺設月亮星宿,
觀看你指頭所做的天,所設的月亮星宿,
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他算什麼?"
他比天使微少一點,你賜他榮耀冠冕。

耶和華-我們的主!你的名,在地何美!
你將榮耀彰顯於天,將榮耀彰顥於天。

觀看你所造的天,所擺設月亮星宿,
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所設的月亮星宿,
環顧宇宙萬物何廣闊,試問人算什麼?

2007年10月8日 星期一

海燕與楊柳

差點兒就遺漏了兩個熱帶氣旋,它們真是出現得神不知鬼不覺,在遠遠的西北太平洋上,當羅莎這個超級颱風萬眾矚目之際,它們就俏俏的來,俏俏的去‥‥

國際編號0716 - 海燕
生成時間是10月6日早上,生成位置是28N,172E附近,壽命18小時,最大強度是熱帶風暴 (35 KTS)。

國際編號0717 - 楊柳
生成時間是10月6日下午,生成位置是33N,156E附近,壽命18小時,最大強度是熱帶風暴 (35 KTS)。

兩個熱帶氣旋均被聯合颱風警報中心評為熱帶擾動級別,但日本,香港,台灣等均定性為熱帶氣旋。兩股熱帶氣旋都相當細小,且在一天內轉化為溫帶氣旋。

2007年8月11日 星期六

帕布「回馬槍」忽然八號



帕布路徑曲折離奇,一個「回馬槍」使得天文台8小時內先後發出 一號、三號及八號風球,實屬極為罕有的情況。「忽然」八號,打工仔齊齊下班,巴士地鐵大排長龍,水洩不通,實在因為天文台 發出警告信號的時間不當嗎?
民眾普遍都認為八號風球是發得不錯,問題在於發出的時間敏感和太快,從而導致混亂。作為打工仔的我,當然也喜歡一個八號帶來的額外假期;但如果以科學精神理據為本而論,我就覺得今次發出八號風球是不達標準的,從風力而言,僅離島地區間中吹烈風,市區強風的讀數也難找到一個,這麼說,其實三號風球已經足夠了。
今次帕布我大的問題是,帕布真的重新增強為熱帶風暴嗎?
倒不知到香港天文台有沒有什麼秘密數據測得帕布中心附近有烈風風力,但我就是見到當帕布中心在本港西北部登陸時,該區附近並 沒有錄得持續的烈風風力,我很需要強調「持續」這一點,偶爾有 些離岸及高地站錄得一些烈風就定性帕布為熱帶風暴的話,實在是太過倉猝,如果是這樣的話,恐怕日後有很多在兩級邊緣增強減弱 的熱帶氣旋,不停地要被升格和降格。
帕布直趨本港,它是熱帶低氣壓還是熱帶風暴成為是否需要發出八號風球的決定性因數。可以說,天文台為保障市民安全而保險一點,只要有一點點烈風就應該升了,以防風暴直趨時造成突然的風力急升,會十分危險,這個情況其實也見於帕布第一次橫過香港以南時,全港風力兩小時內的急升與驟降(其中長洲和橫欄島有烈風或暴風)。如果真是基於這點而個別升格,我覺得可以接受,畢竟天文台是向人負責的機構,所以作決定除了基於科學,也應考慮人的因素。
這樣看來,天文台今次升格和出八號,是賭運氣的,很不幸地,天文台輸了這一局。八號出了,境內沒有多少站錄得烈風,甚至強風。最清楚的是看本站的風力指數,一直都只徘徊在強勁水平的下限,真是說三號風球也很勉強。

所以,我覺得今次交通大混亂,很大因素是帕布路徑怪,時間尷尬。帕布長期在十分接近香港的水域兜兜轉轉,強度又介乎熱帶低氣壓與熱帶風暴間上落,兩個敏感因素,加上敏感的上班中段時間,天文台只能與上天鬥一場又一場的賭博。可能就今次個別事件上說,是人掌握了很多所謂的資訊,卻做成決策錯誤,天氣的莫測,實超過人所能想像,上帝的創造是奇妙深奧的,人又如何能測透呢?

2007年5月19日 星期六

雷暴陣風有增加趨勢?

5月18日一場雷雨的陣風又導致有貨櫃倒塌而引致有人受傷 ,記得兩年前的一場暴雨也有類似事件,在葵涌錄得每小時135公里的陣風,這是自1985年該區有風速數據以來,非熱帶氣旋情況下所錄得的最高陣風紀錄 。發覺有類似的意外,都像是近年的事。究竟香港雷暴引起的陣風是不是有增加和比以往強的趨勢呢?

根據香港天文台一份研究香港暴雨長期趨勢的科研報告 (Regional Rainfall Characteristics of Hong Kong Over the Past 50 Years),本港過去五十年的雨量的確是有增加的趨勢,其中又以市區特別明顯。有理由相信是和香港市區的發展,熱島效應加劇有關。而根據香港天文台雷暴日數統計,本港雷暴的次數亦同樣有上升的趨勢。

根據所提及的科研報告,熱島效應加劇暴雨和雷暴可能有以下原因:

  • 冷氣機排放熱力,高密度建築使熱力不易散卻,近地面氣溫上升。市區與附近環境的溫差,還有地面與高空溫差,加強了局部地區性大氣不穩定度,使對流加劇。
  • 市區空氣污染嚴重,空氣中懸浮粒子的增加可成為水氣凝結核,使雨雲形成。
  • 人造的地表增加摩擦力使低層輻合加強(估計高密度大樓亦增加了風洞效應)亦使陣風加劇。
雷暴陣風的成因,是由於水滴下衝時拖曳氣流,強烈的下沉氣流到達地面後向四方八面輻散,形成大風。雷暴陣風的時速可以超過每小時 100 公里甚至達颶風程度,相當於十號風球。

雷暴陣風時間短促但強勁,破壞力不比熱帶氣旋弱,實在不容忽視。香港天文台現在已有在雷暴發生時警戒市民陣風可能發生的情況,而市民亦應該在暴雨的日子對這種陣風提高警覺!

2007年2月16日 星期五

檢討發波制

首先在這裡恭祝大家新年進步,願新一年風調雨順。

來自立法會今年二月二十六日的一份會議文件中,見到香港天文台就派比安事件而檢討熱帶氣旋警告系統的事宜,似乎已經得出一定的結論。文件指出,香港天文台將會修訂目前熱帶氣旋警告之定義,把原先以維港風力作發警指標,擴闊範圍至近海平面的八個自動氣象站風力讀數為發警指標。其中,這八個打鼓嶺、濕地公園、沙田、啟德、西貢、青衣、赤立角及長洲等。

根據研究統計,修訂後的警告機制,香港平均會年將多0.5日發出八號風球。而2006年的派比安亦有需要發出八號風球。

小弟認為作出修訂是必需實行的事,而這也是眾多風迷早早提出的建議吧。至於揀選這八個氣象站是否合理,小弟也難以置評,大致可以相信天文台的研究結果,而且看風季實戰下的效果如何吧。

網誌封存